学术信息

讲座回顾|女体‧国族‧现代性:《点石斋画报》的视觉叙事
发布时间:2016-11-03 19:58:17

      《点石斋画报》是中国近代最早的画报之一,它于1884~1898年在上海出版,共发行528期,是一个巨大的图文数据库。20161031日下 午,台湾政治大学郑文惠老师就做客学衡名家讲坛,从图像史的视角解读《点石斋画报》,为同学们带来一场智识洗礼与视觉盛宴。


                             



知识权力、意识形态与视觉文化竞技场


       讲座的开始,郑老师首先对于《点石斋画报》进行了简单的介绍,她指出,《点石斋画报》在晚清时期开创了一个兼重美术性、新闻性、知识性、启蒙性、教化性、趣味性和通俗性的新式画报美学体式;在图/文/印一体化的互文性美学修辞策略下,开展出兼容地方性与世界性的叙事方式,兼具新旧、中西、传统与现代的文化命题与雅俗、事实与虚构、报道与评论的美学张力下,呈现出近代中国迈向现代性历程的独特的文化叙事。

       郑老师指出,《点石斋画报》作为近代重要的视觉叙事,是结合图/文/印的互文性美学结构,以一种混融着西方透视画法与中国绘画传统,以图像作为视觉叙事主轴的新图说形式,再现于大众传播的媒体空间中,除涵具中国近代知识普及化的文化启蒙意义与价值外,也触及近代不同阶级、性别、宗教、族群、国家等界域的划分,及不同界域间的相互关系与彼此定义。在画报中,视觉场域俨然是一个文化竞技场,新/旧、雅/俗、中/西、传统/现代等文化结构中的差异、矛盾、混杂,再现于其充满裂缝的观念系统与意识形态中而动态地叠渗、多元地协商着。

       而这种互文性美学修辞空间中共构而成的视觉文化竞技场所生产出的文化命题,尤须关注新闻事件文本视角与再现模式如何被视觉想象再一次地挪引、重述、再造,需要我们透过并置差异而产生互涉、融摄、转换、抗拒、僭越、悖反的运作机制,再现出晚清的在地观看、城市想象及跨地域、跨国界的文化译介,乃至于其中所隐匿的性别意识形态与权力结构,以及西方文化扩张主义后形成的知识、技术及权力交锋的文化网络与彼此交流的竞逐关系等诸多重要议题。

                                                   


现代性与文明转译



      《点石斋画报》关乎妓女、妓院的视觉图像,以上海居多,又旁及中国各区域,乃至台湾、香港、新加坡、苏门答腊、日本、法国等地;在杂糅着乡野传奇与城市想象、异国情调的视觉叙事基调下,明显呈现晚清情色书写的在地观看及城市情欲地景的建构与跨地域跨国界的文化想象,其中尤突出表现了妓女的形象展演与身体移动、妓院空间视觉现代性的物质性审美序列与情欲流动等感官叙事,及妓女与妓院空间作为现代性表征或国族隐喻。 

      上海妓院作为时尚社交消费的主要场所之一,往往构筑出一种兼具中/西微物而又讲究流行时尚的消费氛围。郑老师以《点石斋画报》中的《雉鸣求牡》、《龟嫖龟》等几幅图像为例,说明了晚清时代的消费时尚与现代生活。而在画报《花样一新》、《不甘雌伏》、《愿效雄飞》、《 元宝翻身》的视觉叙事中,叙事者尤标显上海花界空间作为引领流行时尚及性别置换与文化扮装的独特性。

                             

      上海花界空间作为妓女/嫖客欲望竞逐的游戏场域,无疑为各种交际活动提供了一系列文化展演的机会与形式,在画报的互文性疆界空间中,宴饮、娱乐、应酬等一一纳摄于视觉图像的叙事进程中,同时,画报也再现了西方他者物质文明拜物化的欲望结构。马车、时钟、玻璃灯等物质文明及花界空间作为一种媒体景观及官能化消费的审美编码,一一被嵌入城市空间内部情色欲望的叙事结构与观看视角中,并进而改写了城市文化地景与消费文化景观,甚至揭露了性别移动与城市空间流动的复杂关系,从中也再现出西方文化扩张主义后及全球性发端下所形成的知识/权力、技术/文化相互交流的网络与彼此竞逐、抗斥、斡旋的复杂关系。

                              


       女体/国体与国族认同


       关于《点石斋画报》中所呈现出的女性,郑老师认为,女性的身体符指往往是都市空间中日常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性作为世俗大众日常消闲与狂想之物,《点石斋画报》实质上集中谱写了一出都市日常生活对性享乐与性欢愉的狂想曲。女性身体也往往与国体及国族认同息息相关。

       画报中女体一方面承载着阳性文化/国族认同的表征;一方面也赋予了妓女在中国现代性历程中有智有武、任侠好义的新形象与引领风潮、标新立异、参与新知新技术与经济自主、生命自主的新形象。此外,图/文/印的互文性疆界空间中,也呈现为一种果报之验,及以儒家为本位的道德批判,其中尤突出表现为一种注重耻感文化的道德指向。

      《点石斋画报》中的视觉叙事,仿如珠花般的结构,多向、立体、回旋交错而不离中心。在珠花般的图像叙事结构中,《点石斋画报》开启了一种新的多门多窗多围观群众的叙事修辞策略,使得都市空间中日常生活如同恒常处于一种无处不有的窥视之眼的监视下,无所不在的看与无所不在的被看相互交织在一起。

       在讲座的最后,郑老师总结道,近代中国妓女作为以男性凝视为中心的情欲想象,却又联结着新兴的世俗大众的消费欲望与现代中国民族/国家的主体与生存;媒体空间中视觉化的图像叙事编配了性别权力与国家话语,因而作为观视技术的视觉叙事复制了现实却也可能翻转了现实,成为反抗的位址,而再生产出新的权力关系。妓女在新型理性时间与视觉现代性的历程中,随着身体在妓院与公共空间、观视媒体中移动、展演,也为妓女主体性的生成提供了某种可能性与可行性;妓女身体越界于妓院与公共空间,既展现为社会关系的一种空间化表征,也具体呈现为一种身体空间化的新型权力关系,性别身份可以操演、置换,性别关系可以易位、翻转,社会关系可以重新建构和转化。在某一程度上或消解了社会结构与文化体制的传统规训,或消释了国族认同的内在焦虑与文化危机,而释放出女性/国家主体建构的可能,一种黏合着欢愉与苦涩的阵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