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近出版

孙江著《学而衡之》
发布时间:2023-12-20

学而衡之

孙  江   著

商务印书馆,2023


内容简介

本书辑录的主要是作者近八年来的随笔,涉猎广泛,主题各异,既有体现作者深厚学养的学术文章,也有追念师友、回忆个人经历、评点音乐的杂文,展示了作者对生活多彩灵动的思考,文字流畅,幽默风趣。此外,书中还有多篇面向青年学子的讲话,触及学生们关切的许多问题,深入浅出,富有教益。

目录

揭谛揭谛(代序)


Ⅰ 东西之间

作为修辞的丝路文化

何处是昆仑?

吾爱堂·吉诃德

没有每天,只有今天

爸爸,学历史有什么用

读史昏昧

人生莫作妇人身

不被爱的能力

雪球·雪花·雪耻

饭我中华


Ⅱ 论究学术

规范、传承与文化霸权

跨文化的概念史

以概念为媒

概念史与历史教科书

跨学科与去学科

区域国别学发凡

全球本土化的中国研究

文化记忆的谱系

抵抗虚“吾”主义

不安的社会史

社会史身份的再确认

cult与反cult

革命的现象学诠释


Ⅲ 记之忆之

继续写下去

问学蔡师

此情可待成追忆

想起一个人

忆高兄琐事

秋枫飘零的日子

人固有一死

我是不会死的

孤独至死

群星结伴而逝时


Ⅳ 学之以衡

《新学衡》开卷语

《亚洲概念史研究》开卷语

“学衡尔雅文库”弁言

“学衡社会史丛书”序

“学衡历史与记忆丛书”序

“学衡现代知识研究丛书”序

《人文亚太》第1辑开卷语

贺《世界历史评论》创刊

和制汉语

韩国概念史

“把过去一扫平”

一个“幽灵”在游荡


Ⅴ 一面之词

莫把论文当作文

论文是你的名片

校庆113周年

大学的高度

对澎湃新闻报道的批评

什么人该读博

历史小说不是历史和小说之和

疲于下蛋

江南文脉

苏州学

守住祖产

穿越陌生

谁是最可爱的老师

酷瓜树上摇滚的崔健

学衡的世纪


六十而立(后记)



六十而立

——《学而衡之》后记

有一部名为《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的科幻影片,讲的是主人公因故驾驶时间机器回到三十年前的事。因为这次意外,主人公得以让不遂意的人生重新开始。整理收录于此的旧文,颇有一种时间倒错的感觉。

四年前,承蒙丛书主编陈恒教授的不弃,向我约稿。2020年初疫情忽起,我心念一转,着手编辑本书,收录的文章大多是我在东瀛留学和任教期间撰写的。我曾常年给中文报纸撰写专栏文章,有几篇还颇有反响。后又应日本共同通讯社邀约,给日本读者撰写关于中国大众文化的文章,名为“海外手帐”,每隔一两月写一篇,持续了五六年。共同通讯社的稿酬甚丰,要求特别:字数在550字左右,多寡不得超过5字。千字文难写,五百字文更难写,因为既要有话题性,又要有信息量。共同通讯社将我的文章发给地方报纸供其采用,有时我一次能收到十余家刊载同样内容的报纸。码字时,我信马由缰地写,之后再考虑如何剪裁,因而刊出的文字稿虽短,手边的文章却很长。将中、日文文章编为一册,于我固有纪念意义,但对国内读者是否有意义,且编且疑。文集编好后,我顿感寡然无味,遂将其搁置一旁。

年初丛书策划统筹鲍静静女士来信催稿,我决定以近年的演讲稿、笔谈稿为主,重新选编。5月初,编订完后将目录传给编辑,不久因事不得不中断。本月编辑复来信询问,我感到十分抱歉,搁下未完之事,重新开始,最后编定此书。

本书分五辑。第一辑“东西之间”共10篇,涉及文化比较,有的是讲演记录,有的是行走笔记。第二辑“论究学术”,多为会议发言稿,凡13篇;有几篇为杂志笔谈,修改时添加了注释。第三辑为“记之忆之”,均为追念师友的文字,计10篇。第四辑“学之以衡”,系为各种出版物所写的序言、贺语,有12篇。第五辑“一面之词”,收录了15篇文章,半数系对学生的演讲记录,余为会议发言稿。不算代序1篇,恰好60篇。60篇长短文基本为近八年所讲所写,仅数篇作于一二十年前,其中《规范、传承与文化霸权》系2000年蒙冯尔康先生相约撰写的笔谈,文中有“我们自己的话语体系”、“文化霸权”等豪言,匆匆已历廿二,读来颇有隔世之感。彼时“话语”一词很少被使用,中国尚未“入世”。马克·布洛赫(Marc Bloch)回忆随皮雷纳(Henri Prienne)去斯德哥尔摩开会时的情景。皮雷纳没有游览名胜古迹,而是参观市政厅,他认为要想了解一个地方,首先应该了解其现在。我一向认为,不管研究什么问题,都不能失去对当下的“生”的关切。

我没有为本书专门写序,而是选用了一篇演讲稿。这场演讲,是2014年10月28日应新任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计秋枫教授之邀而作,是我回母校工作后第一次在公开场合的即兴发言。作为代序,寄寓了我对老友的怀念。犹记最后引领学生高诵《心经》偈语时的情景。“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智慧的彼岸在何处?在内在还是外在?在前方还是来路?《回到未来》给出了一个西方似的回答:外在的来路。

《回到未来》的英文名为Back to the Future,典出古希腊。荷马史诗《奥德赛》有句话描述哈利特尔塞斯(Halitherses)的非凡,王焕生译作“唯有他知道未来和过去”,陈中梅译为“唯他具有瞻前顾后的智判”。此处如不加注,今人的理解恐怕与古希腊人南辕北辙。在古希腊,时间上的过去对应于空间上的“前”,时间上的未来对应于空间上的“后”。过去在前方,因而能够看到;未来在后方,故而无法看到。临近花甲,回到未来,六十而立!

                                                   

壬寅年十月二十日于仙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