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近出版

谢任著《陷都政治:日本在南京的记忆建构与遗迹变迁》
发布时间:2023-12-20

谢任:《陷都政治:日本在南京的记忆建构与遗迹变迁 》

学衡历史与记忆丛书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23年12月



内容简介

中国抗日战争史的另一面,是日本侵华史。而在日本侵华的整个历史时期,南京以其独有的政治地位和象征意义,成为日本官民各界共同关注的对象,甚至成为战时日本国民动员与集体认同的重要组成部分。本书在深入挖掘中日两方史料的基础上,细致辨析了日本军政当局和民间群体在南京从事记忆与象征建构的政治文化活动,具体探讨了光华门战迹、菊花台慰灵设施、日本纪元庆典、明孝陵祭祀以及南京神社等课题,进而追究其战后的历史命运。作者在书中引入“记忆之场”(Les lieux de mémoire)这一术语,并赋予其新的内涵,指出与“记忆之场”相对的是“忘却之穴”。


作者简介

谢任,历史学博士,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暨学衡研究院助理研究员。主要从事抗日战争史、中国革命的概念史以及学衡派研究。获评南京大学优秀博士论文,在《学海》《江海学刊》《抗日战争研究》《史学月刊》《读书》和Chinese Studies in History、『非文字資料研究』等中、英、日文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多篇。


专家推荐

中国学界对中日战争史的研究,长期偏重中国“抗日”的一面,而对日本“侵华”的研究相对薄弱。本书聚焦于日本在中国的战争遗迹及其记忆建构,尤其以在南京的战争遗迹为线索,追溯这些遗迹如何被日本占领者进行“圣化”“神话”的记忆建构与维系过程,以及它们的战后境遇,视角独特独到,内涵丰富幽深,拓展了战争史研究的政治文化空间。

—— 王奇生(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谢君从 2019 年秋开始在京都大学研究一年。时逢新冠流行,谢君专心收集资料,完成了博士论文。现在这一成果将以更为洗练的形式公开出版,闻之非常高兴。

本书探讨的遗事遗物早已从日本人的记忆中消失。遗事遗物属于过去,也属于当下。如今这些遗事遗物重回记忆之场,告诉我们种种被遗忘的人和事。

全球化反而强化了民族、国家之间的隔阂,世界各地围绕历史认识问题争论不止。我们有必要将从本书获得的知见提高至普遍的层次,不仅要解决中日间的问题,还要解决现代世界的问题。

—— 高嶋航(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



目录


序:历史之重001


绪 论

一、沦陷区问题与遗迹003

二、陷都研究的记忆转向006

三、记忆之场的理论与实践018

四、本书框架与主要内容027


第一章

光华门:战时日本集体记忆中的“圣地”

一、引言033

二、战斗现场037

三、战斗神话046

四、战迹巡礼052

五、战迹表象061

六、小结072


第二章

菊花台:日军慰灵设施的生成与变异

一、引言077

二、战争中的“忠灵显彰” 081

三、南京的菊花台与表忠碑088

四、残灰奉安所与护国神社099

五、中国无名将士墓的由来107

六、小结115


第三章

纪元节:日本纪元二千六百年庆典的南京境遇

一、引言121

二、被表述的“历史” 124

三、纪元庆典与沦陷区132

四、纪元庆典与南京140

五、纪元庆典在东亚148

六、小结155


第四章

明孝陵:一个日本人的祭祀之行与“国统阐弘”

一、引言159

二、山下清一及其思想163

三、所谓“史家之研究”170

四、祭祀的准备与展开181

五、复辟与“国统阐弘”189

六、小结194


第五章

五台山:日本居留民、神道学者与神社在地化

一、引言201

二、海外神社的日本性与在地化206

三、作为“模范”的北京神社214

四、南京神社的筹建规划及其变动222

五、神社在地化中的祭神问题233

六、小结240


第六章

遗留物:战争痕迹的历史、记忆与遗忘

一、引言247

二、被埋没的痕迹251

三、被改造的建筑257

四、被重构的空间268

五、小结278


结 语

一、封闭与扩展之间283

二、民族与帝国之间287

三、自我与他者之间291


附录 日本在华神社一览表295

参考文献301

后记321


序:历史之重

孙江



历史有轻有重。历史的轻重与人们的感知并不总是对等的。

作为中国现代历史之重,南京大屠杀事件是每个读现代史的人都绕不开的。我第一次感受到“重”是1984年读大学三年级的时候,班上暑假留校的同学参加了南京大屠杀口述调查,我因此知道我们的老师高兴祖、吴世民,还有胡允恭、查瑞珍早在1960年就调查了南京大屠杀事件。回想起来,胡老师和查老师的专业为中国史,高老师研究日本史,吴老师研究国际关系史,都属于“世界史专业”,这和今日研究该问题的学者几乎清一色的来自“中国史专业”,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对南京大屠杀事件之重有切身的感受是1992年赴日本留学之后。在日本,图书馆和书店随处可见相关书籍。1995年8月,时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五十周年,日本首相村山富市代表日本政府第一次就“那场战争”中日军的罪行公开表示道歉,这本该成为日本与过去了断的契机,却激活了修正主义史学,关于南京大屠杀事件的议论尤为活跃。身临其境,我自然要阅读相关的书文,旁听各种会议,乃至自己写文章。这期间有一件事令我十分震动:1997年11月在庆应义塾大学召开的“日中国际关系史国际研讨会”。记得在16日下午的圆桌会议上,秦郁彦教授把南京大屠杀与南京历史上发生的“侯景之乱”、湘军攻破太平天国天京后的屠城进行比较,认为南京大屠杀的死亡人数不过尔尔。来自美国南伊利诺伊大学(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的吴天威教授严词批驳,认为所谓“南京事件”的表述不准确,大屠杀是从上海开始的,一路杀到了南京。吴先生俨如“历史附体”,越说越激愤,远远超过了5分钟发言的时间限制。历史的轻重之别,与人们的主观感受密切相关。吴先生早年就读于金陵大学,他将个人的感知带入历史,在他的回忆里,现在和过去、个体与集体浑然一体,与其说是历史学家在讲,不如说是死者的亡灵在诉。当时的情景长久徘徊于我的脑际,促使我认真思考和研究相关问题。

2008年,我在南京大学组织记忆研究团队,引入诺拉的“记忆之场”(lieux de mémoire)概念,南京大屠杀事件成为团队研究的重点之一。“记忆”进入历史学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是历史认识论转向的结果,要真正开展研究,首先需要学习记忆理论,改变以往对历史的认识。其次要训练阅读资料的技能,不断审视固化的研究模式。很快,我意识到课堂授徒是培养记忆研究者的最好的途径。我指导我的硕士生和博士生从不同角度思考历史与记忆问题。谢任从加害者角度切入南京大屠杀事件非常偶然,记得2014年我开设《历史与记忆》课程,有次课后谢任告诉我五台山保留着一座日式建筑——神社的遗迹,我听后鼓励他前去调查,学期末他写出了一篇很有力度的读书报告。以此为起点,谢任继续探寻南京日本神社的来龙去脉,最后写出了一篇十余万字的硕士论文。进入博士课程后,谢任选择以日本在南京的“记忆之场”为题进行研究。

“记忆之场”是法国学者皮埃尔·诺拉(Pierre Nora)创造的。这个来自拉丁语(loci memoriae)的概念,在拉丁化不强的语言中很难找到合适的对译,好在诺拉给“记忆之场”下了一个易于把捉的定义:既简单又含糊,既是自然的又是人为的,既是可感的又是抽象的,具有实在、象征、功能三个特点,在这三个层次上,记忆和历史交互影响,彼此决定。谢任在对“记忆之场”概念进行梳理之后,从具体的情境出发,通过光华门、菊花台、明孝陵、五台山等人所共知的场所揭示不为人知的历史遗迹,以“纪元二千六百年庆典”考察陷都南京及其他沦陷区的支配政治,构筑了别样的历史之重。

为完成博士论文,谢任在史料上下了很大功夫。我曾阅览过南京图书馆收藏的《南京新报》缩微胶卷,由于字迹模糊,看一会儿就两目流泪。谢任不仅完整地读完了《南京新报》等稀见报章,还顺藤摸瓜,找到了许多相关史料。研究南京大屠杀,特别是涉及侵华日军的内容,需要阅读日文资料。为此,谢任选修了二外日语课,利用寒假在校外上培训班。2019年9月,谢任得到了国家留学基金委员会公派留学的资助,前往京都大学留学,他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一边收集资料,一边撰写博士论文。一年后回国,谢任即提交博士论文,顺利通过了答辩。

现在,谢任的博士论文将以《陷都政治:日本在南京的记忆建构与遗迹变迁》为题付梓出版,我一边翻阅校样,一边回忆往事,感慨良多。历史学入门容易成就难。希望谢任勇猛精进,不断超越自己。是为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