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新书推介丨共产党宣言在中国
发布时间:2019-11-11
2020年5月,在南京大学118周年校庆来临之际,南京大学学衡研究院的最新学术成果《〈共产党宣言〉在中国——〈共产党宣言〉的译本与底本》由南京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该书是国内第一部关于《共产党宣言》在中国翻译、介绍和传播的大型史料集,被纳入2018年江苏省重点主题出版物之列。


1848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合著的《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问世,宣告了科学社会主义的诞生。在马恩生前,《宣言》即覆盖了18种语言,有130多个版本。恩格斯在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自豪地说,《宣言》无疑是全部社会主义文献中传播最广、最具有国际性的著作,是从西伯利亚到加利福尼亚的千百万工人的共同纲领。

最迟在1899年《共产党宣言》即已传至中国。在中国共产党诞生前夜,第一个中文全译本——陈望道译本于1920年问世。值得一提的是,1919年南京大学的前身——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发起成立南京学生联合会,该会主办的《南京学生联合会日刊》连载了题为《社会问题》的文章,该文摘译了《共产党宣言》中的十条纲领,这是南京地区最早传播马克思主义的文章。

《共产党宣言》在中国——《共产党宣言》的译本与底本

 孙江 主编
(王小葵 摄影)

 《宣言》的传播离不开翻译,恩格斯生前多次审定《宣言》的译本,从其批评可见,要想忠实而流畅地翻译《宣言》,是一件极为不易的事情。如施捷克列所言:《宣言》各种版本和译本的命运显示,共产主义思想的传播曾经遇到过种种困难,马克思和恩格斯所确立的一整套概念起初只有他们的志同道合者才能掌握。显然,用另一种语言来表达这些概念,是非常艰巨的任务,即使是恩格斯亲自审阅的译本也未必尽如人意。欧洲不同语种之间的翻译尚且如此,当《宣言》漂洋过海传入中国时,其翻译更是艰难的再创造工程。如果不厘清底本与译本之间的关系,人们将无法理解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术语和概念,从而也无法理解中国的近代乃至中国革命的实践。有鉴于此,学衡研究院充分发挥其国际化学术平台的特点,利用通晓多语种的优势,搜集《宣言》的各种底本和翻译,将其汇集为三编:第一编“译本”,为译自不同外语的六个汉译全本;第二编“底本”,搜罗了多个语种的外文版本,另附有河上肇介绍《宣言》的长文;第三编“传播”,呈现了陈望道全译本问世之前《宣言》在国内被介绍的情况。

学衡研究院成立六年来,本着“全球视野,本土实践”的学术理念,致力于跨学科、跨文化的学术研究和交流,本书的出版堪称献给母校118年校庆的最新成果。

弁言
孙江

 
一八四八年,恩格斯起草、马克思修订之《共产党宣言》杀青。
 
《共产党宣言》如预言:一切历史皆阶级斗争之历史。《共产党宣言》凡四节,一曰工业资产阶级与产业无产阶级共生于资本主义,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之矛盾必致资产阶级之没落、无产阶级之勃兴。一曰于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博弈中,无产阶级政党举足轻重,惟树立无产阶级政权,始可言变革世界。一曰此前之社会主义流于空谈,须与之决绝。一曰如欲成功,无产阶级政党须秉持相应之革命方略。
 
《共产党宣言》似檄文:共产主义之幽灵徘徊于欧洲。后四十年,恩格斯序英文版《共产党宣言》曰:披阅社会主义文献,若论传播之广、影响之大,首推《共产党宣言》,由西伯利亚至加利福尼亚,乃千百万劳动者所奉之共同纲领。一八九二年序波兰文《共产党宣言》谓:据不同文字《共产党宣言》之售卖数,可知一国劳动运动之状况,亦可明该国大工业发展之程度。

《共产党宣言》德、英、法、俄、日文本封面


《共产党宣言》传至中国,当不迟于一八九九年。是岁,沪上传教士所办之《万国公报》载文曰《大同学》,旁及《共产党宣言》之要义。越三载,一九〇二年十二月,马君武(一八八一—一九四〇)撰《社会主义与进化论比较(附社会党巨子所著书记)》,刊于《译书汇编》,曰马克司“尝谓阶级竞争为历史之钥”,文末附有社会主义文献,《共产党宣言》赫然在列。时赵必振(一八七三—一九五六)译福井准造《近世社会主义》,书曰“此宣言书之执笔者,即加陆·马陆科斯”。六月,幸德秋水(一八七一—一九一一)著《社会主义神髓》付梓。十月,留东士人译之为汉文。幸德秋水道:“一千八百四十七年,马尔克斯与其友音盖尔同发表《共产党宣言书》,详论阶级战争之由来及其要终,并谓万国劳动者同盟以来,社会主义俨然成一科学,非若旧时之空想狂热也。”
 
一九〇五年,同盟会成立。翌年,《民报》所载朱执信、宋教仁、廖仲恺、叶夏声诸人之文,皆言及《共产党宣言》。朱执信(一八八五—一九二〇)作《德意志社会革命家小传》,云“马尔克”与“嫣及尔”拟《共产主义宣言》。宋教仁(一八八二—一九一三)编译《万国社会党大会略史》,曰“马尔克”撰《共产党宣言》。廖仲恺(一八七七-一九二五)述麦喀氏、英盖尔合著《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史大纲》)。叶夏声(一八八二-一九五六)谓马尔克之《共产党之宣言》非乌托邦(《无政府党与革命党之说明》)。以上诸文,除廖氏外,均作马克思为“马尔克”,究其所出,或为幸德秋水《社会主义神髓》之“马尔克斯”。
 

《共产党宣言》六个中文全译本封面


《共产党宣言》自西徂东,东人先着其鞭。一九〇四年,幸德秋水与堺利彦(一八七一—一九三三)据摩尔(Samuel Moore)英译本,译《共产党宣言》第一、二、四节,刊于《平民新闻》。一九〇六年,堺利彦补译第三节,刊全文于《社会主义研究》创刊号。是年,刘师培、何震夫妇东渡,结识幸德秋水。然二人倾心无政府主义,创《天义》报。一九〇七年,刘师培撰《欧洲社会主义与无政府主义异同考》,将欧陆社会主义之沿革一分为五,曰“至第二时代始有《共产党宣言》”。
 
二十世纪初,救亡之声踵起,民族主义而外,社会主义(无政府主义)亦为一大思潮。士人竞相译介相关著述,乃至一书多译,囫囵吞枣。或恐为人后,事尚未就,即广而告之,曰某书即出。一九〇七年二月,社会主义研究社预告《共产党宣言》排印在即:“德国马尔克、嫣及尔合着,中国蜀魂译。”十月,《天义》八、九、十三卷合刊预告,《共产党宣言》“已由社会主义讲习会请同志编译,不日出版”。然但闻其声,不见其书。次年,《天义》仅刊“民鸣”所译《共产党宣言》之片段而已。
 
清社既屋,民国鼎新。一九一二年六月,中国社会党之《新世界》刊朱执信译《社会主义大家马儿克之学说》,述及《共产主义宣言书》。九月至十月,广州《民生日报》连载《绅士与平民阶级之争斗》,此乃陈振飞所译《共产党宣言》第一节。一九一七年十一月,俄国“十月革命”兴,吾国士人闻之而喜,趋之若鹜。翻阅本书所录之《晨报》《新青年》《太平洋》《民国日报》《每周评论》及《南京学生联合会日刊》《广东中华新报》,《共产党宣言》及其精义,屡见报端。一九一九年四月一日至四日,《晨报》连载其主编渊泉(陈溥贤,一八九一—一九五七)所撰《近世社会主义鼻祖马克思之奋斗生涯》,该文后更名为《马克思奋斗生涯》,为《新青年》转载。渊泉与李大钊友,李罹难,渊泉犯险而秘殓之。
 
一九二〇年八月,熟谙东文之陈望道(一八九一—一九七七)据幸德秋水、堺利彦之日译,并参以英译,翻译新版《共产党宣言》,由上海社会主义研究社出版。因书名误为《共党产宣言》,次月又订正再版,是为《共产党宣言》汉译全本之始。一九三〇年,华岗据英译本译《共产党宣言》,由华兴书局出版。一九三八年,成仿吾、徐冰合译《共产党宣言》,由延安解放社出版,成仿吾自叙译自德文。一九四三年八月,博古据俄译本校译成仿吾、徐冰合译本,由延安解放社出版。一九四五年四月,陈瘦石据英译本译《共产党宣言》,附于《比较经济制度》下册,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一九四七年十月,乔木(乔冠华)据英译本校订成仿吾、徐冰合译本,于香港出版。该本实为校本,并非译著。一九四八—一九四九年,莫斯科外文书籍出版局出版谢唯真等译本,据称译自德文本,并参考陈望道译本、成仿吾与徐冰译本、博古译本,是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前《共产党宣言》最后之汉语全译本。
 
由是,本书将所录文献一分为三:译本、底本与传播。“译本”篇录入一九二〇—一九四九年《共产党宣言》汉译全本六种;“底本”篇录入德、法、英、俄、日等文本,日文本为一九〇四年节译本与一九〇六年全译本,另附河上肇长文一篇。“传播”篇录入陈望道全译本问世前之各类文章,或全文,或节选,计三十六篇。
 
本书为笔者与群弟子协力之作。弟子诸君,或穷幽探绝,搜讨遗佚。或录文校核,分别鲁鱼。王楠博士贡献尤夥,陈力卫教授多所指点,谨致谢忱。
 
是为序。
 
孙江
 己亥夏于仙林独乐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