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新书推介 | 《亚洲概念史研究》第5卷
发布时间:2020-05-02

新书推介


书名:《亚洲概念史研究》第5卷

本卷主编:沈国威、彭曦、王奕红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9年

代序:凡解释一字


“历史是文体的堆积”。日本书法家、著名学者石川九扬如是界定历史。确实,人作为使用语言的动物,文体的变化记录了历史的变迁,而文体承载的词语的变化也衬托出文体的变化。在日语中,文体是个宽泛而暧昧的概念,既有“和文”、“汉文”以及“和汉混淆文”之别,亦有不同时代、不同世代之分,“文体”还指书面语言,以与口语的“话体”相区隔。

在日本出版的书籍中,“文体”占绝大多数,只有极少数为“话体”。“话体”中有一种形式为二人捉对相谈,内容简洁,章节有序;翻阅之,仿佛置身于酒吧或茶馆,旁听两位邻座在私语。如果只想浅尝辄止的话,这种书可谓恰到好处;如若要往深处思考的话,则显得意犹未尽。有一本小书例外,即丸山真男和加藤周一合著的《翻译与日本的近代》。丸山真男是战后日本思想界的旗手,加藤周一为评论界的翘楚。1991年二人编辑的“近代日本思想大系”《翻译的思想》资料集出版后,决定写一本“话体”书,因丸山身体不佳,最后以加藤提问,丸山回答的方式完成。书出版时,丸山已经过世。该书内容紧凑,满篇珠玑,“翻译的近代”、“翻译主义”等言说广为学人援用。

翻译是理解他者的契机,也是确立自我的过程。从江户时代到明治时代,日本先后经历了三次由“翻译”开启的文化转向。第一次始自江户中期的儒者荻生徂徕(1666-1728),可谓“翻译的近世”。荻生告诫同时代人:各位所读中国圣贤之书是被和文训读“污染”了的,要想倾听圣人的声音,必须依照圣人时代的声音来阅读。第二次是紧接第一次的“兰学”。大航海时代登陆列岛的有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荷兰人等,但留下深深痕迹的只有荷兰人。荷兰人给日本传来了西方的学问——“兰学”,可以说正是“兰学”的翻译拉开了日本的近代序幕。第三次是江户末期以降的“洋学”。“鸦片战争”后,从中国传来的讯息让日本知识人睁眼看世界,一些人迅即放弃“兰学”,转而拥抱“洋学”,有些人甚至在没有英语、法语字典的情况,仅凭借荷兰语知识翻译相关文献。多亏马礼逊、罗存德等编写的英华词典以及其它汉译西书的传入,日本的“翻译的近代”才得以顺利展开。在此,要特别提一下的是明治知识人的“汉文”,如果没有对汉文的掌握,很难想象时人能生造出大量的汉字新名词。

在日本,对于明治时期诞生的翻译词,不同学科开展分门别类的研究,积累了厚重的业绩。由中日韩学者构成的“汉字文化圈近代语研究会”,别开路径,每年轮流在中日韩三国举办学术研讨会。2018年3月24-25日,该研究会与南京大学学衡研究院、南京大学日语系联合召开了“从语汇史到概念史”研讨会,会后召集人沈国威教授很快将会议论文结集成册。这些论文有大有小,无论短长,均为作者的呕心之作。陈寅恪有句广被引用的话,“凡解释一字即是作一部文化史。”在我看来,翻译一词不易,研究一词更难,是为进行概念史研究的第一步。

是为序。
 
孙江
己亥仲夏于大枝山

目录

基本概念

· 近代概念范畴的确立及其词化:以“权”为例(沈国威)

·《万国公法》中right的译词:“权利”与“权”(谷口知子)

· 汉语法律名词近代化演变特征的探析——以“衙门”“法院”为例(吉田庆子)

· “农奴”概念的诞生及其运用(陈力卫)

· 广松涉与“超越近代论”(彭曦)


翻译技艺

· 江户兰学翻译与汉译佛经的关联路径——以译词三法为中心(徐克伟)

· 西周译词的类型变化及其近代意义——从《万国公法》到《百学连环》(张厚泉)

· 新出资料道光本《华英通语》及中国早期英语学习书的系谱(田野村忠温)

· 从清末报纸看日语2+1型三字词对汉语三字词的影响(朱京伟)

· 近代报刊《实学报》中日语教科书《东语入门》的利用(陈静静)

· 蔡元培的哲学术语——从蔡元培主要译著考察哲学术语厘定及其变迁(藤本健一)


词语连环

· 新汉语词“理由”的词汇史考察——从古文书记录到和译洋书(邹文君)

· “协赞”之殇:一个《明治宪法》用语的历史文化解读(崔学森、李文杰)

· “宣传”的语史——近代中日词汇的交流与受容(陈伟)

· 关于汉语词“辐辏”(新井菜穗子)

· 中国地铁站名的英语标记——作为国际化指标(永田高志)



第六卷预告


本卷主编:李里峰、于京东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20年(近刊)